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锢心

  • 网游科幻
  •   
  • 作者:silence静
  •   
  • 日期:2023.02.26
【更多免费电子书 登陆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锢心》
作者:silence静


相传,伊藤氏的祖先几百年前在机缘巧合下曾救过邪神琅玡,自此后伊藤家世代受到邪神庇护,特赐金银妖瞳,凡正统继承人眼眸必为一金一银。可随着伊藤族的兴起他们的血统也越来越不纯正,金银妖瞳渐渐淡去,到后来只余下右眼金瞳。

但伊藤家并未随之衰败,反而越加昌盛,到近代时已发展为日·第一黑帮,贩毒、走私、洗钱、娼妓……只要能赚钱,伊藤家都有涉及,警方从来占不到丝毫便宜。

人收拾不了就交给上天。

伊藤家每代只出一名男丁,其余都是女孩,不管如何尝试都打破不了这个魔咒。

到第35代时,族长伊藤浩夫生了个软弱无能只喜欢艺术的儿子伊藤辉也,甚至没有标志性的金瞳。失望至极的伊藤浩夫为他订下政治婚姻,娶黑龙门千金酒井美佳子。婚后一年美佳子便生下一个儿子,伊藤浩夫欣喜若狂的发现,此子不但拥有浅色金瞳,左眼在阳光下仔细观察,瞳孔中闪现银色光芒。

金银妖瞳!

失传已久的金银妖瞳竟再次重现!

伊藤浩夫立即宣布他为第36代继承人,要众人尊其为少主,取代其父地位,并由他亲自抚养,取名为:伊藤轩流。

与儿子分开的美佳子便将全部心思放在丈夫身上,伊藤辉也在任性、专制、善忌、自私的美佳子压力下终于忍无可忍,爱上来自中国的留学生,还背着美佳子生下一个女儿。

“你说什么?!”盛怒下的美佳子拍案而起。

“我,我希望能,能让若羽,回,回伊藤家。”伊藤辉也结结巴巴的说。

“你跟那女人的事我已经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她死了,你还想把那个贱种带进门?”

伊藤轩流安静的坐在案前优雅的喝着麦茶,对于父母的剑拔弩张置若罔闻。

年仅八岁的他在祖父严苛的训教下早已练就副不为任何事情所动的本领。

“可是,”伊藤辉也鼓起勇气企图再度说服妻子,“若羽和她母亲一样都有先天性心脏病,留在伊藤家能得到比较好的照顾。”

“她是生是死关我什么事!”她八不得她早点死。

“她身上毕竟流着伊藤家的血,况且,况且你还没见过小羽,说不定会喜欢她呢!”像是看到希望般,伊藤辉也跑出房间,“我去带她进来。”

愚蠢。女人的怨恨又岂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轩流在心中嗤笑,脸上却平静依旧。

没多久,伊藤辉也就带进个神情胆怯的女孩。

“美佳子,她就是小羽。”他把躲在身后的若羽往前推了把。

看着那张稚嫩苍白却甜美的小脸,美佳子握拳的手指深深嵌进掌心。

突然,她心中冒出个念头。

“你就是若羽?”她一反常态问。

若羽迟疑的点了点头。

“今后你就住在伊藤家吧。”看到辉也喜出望外的样子,她冷笑了下说,“不过,今后你所有的事都要听从我的安排。”

“这……”伊藤辉也还想说什么,却见美佳子瞪着他,懦弱的不敢再开口。

“以后你就叫我夫人,对任何命令你只能回答‘是’,明白吗?”她高傲的吩咐。

若羽似懂非懂的点头。

“他是伊藤轩流,你的哥哥。”美佳子不怀好意的介绍。

乍见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若羽紧张的心放松了些。

“哥哥。”她甜甜唤道。

啼如黄莺的娇柔声音。

伊藤轩流抬头看去。

这就是小他四岁的妹妹吗?

长长的头发,透明苍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漂亮的就像个橱窗里的瓷人偶,惶恐不安的紧拽着父亲的衣角。

后来的后来,一直到死时,他都没有忘记这一幕。

“过来。”美佳子冲她招招手。

若羽看了眼父亲,在他的示意下缓步上前。

待她站定后美佳子促不及防的狠狠甩了她个清脆的巴掌。

嫩白的小脸上立时多出五条鲜红的指印。

“谁允许你这么叫的?”美佳子趾高气昂道,“轩流是伊藤家的正统继承人,未来的族长,你该尊称他‘少主’!”

若羽咬着唇双眼含泪。

“啪”又是重重的一巴掌。

“忘了我教过你该怎样回答吗?”美佳子心情愉悦的看着自己在她脸上造成的“杰作”。

若羽捂着脸求救似的将目光投向父亲,却见他转开头视而不见,刹那间她茫然了,不明白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怎会眼看着别人打骂自己而无动于衷?他不是总说她是他捧在手心的宝贝吗?

美佳子满意的看向不敢吭声的伊藤辉也,一脚将若羽踹倒在地,居高临下的捏起她的下巴,鲜红细长的指甲嵌进若羽白嫩的皮肤里,立时显出一丝殷红。

“愚蠢的小东西,看来你还没有学会……”说着,她的手又高高扬起。

若羽恐惧的闭上眼等待痛楚的降临,一秒、两秒、三秒……古典的落地钟不停晃动下摆,屋内安静的只听得到滴答声,预期中的疼痛并未发生,她颤抖着睫毛小心翼翼睁开眼睛,惊讶的看到原本坐在一旁的伊藤轩流此时正抓着美佳子距离她近在咫尺的手。

“母亲,”他不徐不缓的说,眼睛却没有注视任何人,“她毕竟姓伊藤。”

美佳子一僵,对于这个儿子她从来都琢磨不透,明明才八岁,可浑身散发的气势却让她不由畏惧。

“……我知道了。”

轩流松开手,微微向伊藤辉也及美佳子点了点头。

“父亲、母亲,我先走了。”平淡无波的口吻,面对的仿佛是陌生人。

他走到移门旁迈下门沿穿上木屐,身子顿了顿,回头望向那个小小人影,却不料她也正傻傻看着他,目光交汇,他给了她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扭头离开。

伊藤若羽的人生自那一刻起有了新的开始。

接下来的日子正如预期中的那样,平常辛苦。

若羽在整个伊藤家的地位与下女无异,每天天还没亮就必须起来干活,打扫庭院、准备早餐、抹净走廊、收拾屋子等等等等,{奇书手机电子书网}凡举下女要做的事她每一样都必须做,而且要做的好!不然少不得就是一顿打骂。

这当然是美佳子对她的“特殊照顾”。

负责管教若羽的浅田夫人是美佳子的陪嫁侍妇,对若羽自然是仇恨非常,不到月上柳梢绝不让她休息,吃的也全是剩下的。

若羽从开始的茫然无措到最后的默默接受几乎没有花上一天的时候,从备受宠爱的千金小姐沦落到人人奴役的卑贱下女,她甚至没有说过一句抱怨。小小年纪的她敏感的知晓,当父亲对美佳子的暴力视而不见时,她的生活便再回不到过去,母亲乃至父亲,都已离她远去了。在这个空洞到毫无人情可言的宅子里,没有人对她施以援手,只除了……

“发什么愣!”浅田叉腰站在跪在地上用抹布擦拭祠堂外走廊的若羽面前呵斥,“今晚不把这里擦干净不许睡觉!”

“是。”她机械的回答。

“还有,今天少主被族长在祠堂罚跪,任何人都不许去打扰他。”

“是。”依旧恭敬的应声,心里却孩子气的浮起笑意。

哥哥就在离她好近的地方呢。

浅田看了眼如墨夜色,打着哈欠离开了。

若羽以从未有过的轻快心情迅速擦拭完走廊,眼见四下无人,偷偷踮起脚从窗户的缝隙里向内张望。

祠堂内一片漆黑,只有灵位前的龟鹤延年灯栈上燃着一抹煤油光点,就着那昏黄光晕,她见到了笔直跪在蒲垫上的人。

啊,真的是哥哥呢!

伊藤轩流原本闭着的眼睛在觉察到一股浮动气息时猛然张开,朝窗口方向看去。

若羽吓得赶紧蹲下,拍着胸膛蹑手蹑脚的走回自己房中。

拿起桌上已经凉透的包子刚要咬,突然想起,哥哥应该还没有吃饭吧?摸摸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她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用手帕小心的把包子裹起来放进衣襟里,转身朝刚才的地方走去。

她颤颤悠悠的移开祠堂的门,脱下木屐勾在手指上,缩着脚趾轻声迈进。

从她开门的那一刻轩流就已有所觉,不曾想竟是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心中虽感奇怪,却也不动声色看她究竟想干嘛。

若羽好奇的打量整个祠堂,只觉得阴森可怕,不明白哥哥怎能如此稳如泰山,她移步到他身侧蹲下,细若无声的唤道:“哥,不,少主……”

轩流瞥了她一眼不作声。

“少,少主,你肚子饿不饿?”若羽从怀中拿出包子,捧到他面前,“给你。”

轩流的视线只在那上头停留了一秒钟,随即又闭上眼。

“虽,虽然凉了,可是,可是味道不错哦。”她以为他是在嫌弃,赶忙解释。

“你不怕吗?”他忽然开了口,却答非所问。

若羽愣住,不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无知的人。

他在心中叱鼻。

“爷爷让我在此罚跪,不许人打扰,也不许人帮忙,凡是敢暗中维护者,”他顿了顿,张开眼戏谑的盯着她,一字一字道,“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