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乾隆废后翻身记

  • 古代言情
  •   
  • 作者:纯属胡诌
  •   
  • 日期:2021.01.20
《乾隆废后翻身记》全集

作者:纯属胡诌


【更多免费电子书 登陆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1、慈宁佛堂...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老爹因为作风问题,被一个女人长期实名举报,最终锒铛一声——进去了;紧接着,老娘不念多年夫妻情分,毅然决然,跟老爹离婚。第二天,就跟以前一个同学步入婚姻殿堂,那叫一个速度;娘家矛盾刚刚告一段落,婆婆与大姑姐又以老公三代单传、不能绝后为由,拿出医院证明,说自己不能生育,逼着离了婚。离婚之后,才知道,当年结婚时,高价买下的婚纱礼服,原来,是老公前女友为自己量身定做的。

“唉!”

舒倩再次叹口气,敲一声木鱼!苍天啊,就算要惩罚我坏人婚姻,也不至于这么彻底。直接让我穿成乾隆继皇后,还是她断发直谏之后才穿过来。你就算让我提前一天穿来,我也能保住头发啊!呜呜,历史上废后何其多,唯独这个,说废不废,生前、死后待遇,连个废后还不如,最令人无语啊!

而此时,舒倩最为担心的是,乾隆这家伙,太能活了。他要死的早,上位的,一定不是如今还流鼻涕的小十五。不管谁吧,自己总要好过点儿。问题是,乾隆你老不死,我想溜出去,都不容易呀!

再敲一声木鱼,舒倩接着哀叹:废后复位,不是没有。有的还能三立三废,甚至五立五废,被老皇帝废了,小皇帝良心发现,仍然尊为皇太后。偏偏——乾隆,你咋还不死呀?

佛堂清净,日上正午,老嬷嬷带着一个小宫人来催,“主子娘娘,该用午膳了。”

舒倩暗暗撇嘴,乾隆废后的标配容嬷嬷啊,你在哪儿啊?碍于老嬷嬷素日权威,只得软语回答:“知道了,尹嬷嬷。可是,我真的吃不下。”

尹嬷嬷随之叹气,“主子,前两天,您因为不吃饭,都晕倒了。难道,您还想再这样吗?主子,您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十二阿哥着想啊!”

舒倩冷笑,那个十二阿哥,八成正在令贵妃延禧宫里,享受母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呢!

往常一说十二阿哥,皇后总是悲悲戚戚惨惨,不是泪流满面,就是悔不当初。如今……

尹嬷嬷皱眉,主子怎么大不一样了呢?

舒倩自幼随着老爸见人,求官儿的、求财的,什么没见过。尹嬷嬷那点儿小心思,未必不清楚。只是,她实在懒得装了。何必呢,现在的乌拉那拉氏,还有什么值得装的地方?不能活的舒适,总不能再故意压抑自己吧?就是那个宠冠六宫、三十之后接连生了十来年孩子的令贵妃,也未必舍得在这里浪费眼线。

想想令贵妃,真是个锲而不舍、坚定地朝着皇后宝座进军的人儿呢!只可惜,令贵妃出身,不可能登上皇后宝座,最多捞个圣母皇太后当当。遗憾的是,她也没活过五十!距离她死,也不差七八年了。

等等!要是自己顶着乌拉那拉氏的名头,多熬几年,等熬死令贵妃——乾隆后宫,可是没几个老人了。那时候,再服个软、认个错,以乾隆这厮性子,说不定,恢复自己皇后位也不一定。反正,再差也不过现在这样子,呆在慈宁宫小佛堂里,与佛祖为伴。

想到这里,舒倩精神上来了,对着尹嬷嬷感慨,“嬷嬷说的是,就是为了十二,本宫也该打起精神来。我可怜的儿啊,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一面。”说着,拿帕子挡住脸,作势哭泣。

尹嬷嬷急忙领着宫人劝。舒倩借坡下驴,“嬷嬷,端饭来,本宫要吃,吃饱了,才能等十二获准见我。”

尹嬷嬷抹抹眼泪,“奴婢这就去。”

舒倩拉下帕子,看着老嬷嬷扭动着不甚灵活的腰身,快步走出去,暗暗祷告,“佛呀,让我活过乾隆老头儿吧!”

慈宁佛堂另一位宫人站在一旁悄悄看着,将皇后表现,一一记在心里。

等到饭端来,舒倩不由叹息,不受宠,就是皇后,也仅仅能维持小康生活啊!

抬眼问尹嬷嬷身后宫人,“你叫什么名字?”

宫人低头回答:“奴婢小巧。”

“嗯,你做的饭?”

“回主子娘娘,正是。”

尹嬷嬷见皇后问,立刻黑了脸,“主子娘娘,您要是不喜欢,奴婢再给您做。今日的份例——还有。”

舒倩摇头,“本宫是想说,东西太多了。先帝在位时,就常常教导我们,要保持勤俭节约的良好作风。更何况,咱们在慈宁佛堂,是为皇上、为太后、为大清国祈福。生活上,不可太过奢侈,吃的饱,穿的暖就是了。你们记住了,往后,撤了四菜一汤,一菜一汤,一碗白饭,那就够了。省下的东西,你们或是想法子折成银钱,或是自己做了吃,本宫又不会计较什么。跟着本宫,你们都受委屈了。不能在生活上,再苦了你们。”

尹嬷嬷老眼含泪,“娘娘——”

小巧则是磕头谢恩。

舒倩扭头,看看一直在身后充柱子的那个宫人,柔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宫人略微颔首,“奴婢小平。”

舒倩点头,回过头继续吃饭。果然,人在落魄之时,最能看清身边的人是好是坏,是忠是奸。这个尹嬷嬷和小巧,一个忠心,一个单纯,背后,都没什么背景。至于这个小平,八成是哪个大人物放在自己身边的钉子。不是来监视,就是来监督。反正,不会是诚心诚意伺候乌拉那拉氏的。见过伺候人的如此不卑不亢、气势十足吗?

吃完饭,扶着尹嬷嬷的手,在慈宁佛堂外的小院子里,转了一会儿。怕引起老嬷嬷怀疑,故意当着小平的面,念叨几句,“十二,我的儿啊!”意思意思哭两声,就回去睡午觉。

晚上,躺在床上琢磨,这几年,可该怎么过。

慈宁宫西暖阁,一个老女人靠在炕上,端详着指甲套,衣着华贵、神态安详,“怎么?皇后今日心情,似乎轻松一些?”

小平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回太后,正是。主子娘娘今天中午,还安睡了半个时辰。”

钮钴禄氏太后点头,摆摆手。一旁贴身嬷嬷陈氏急忙上前,带小平出去,嘱咐她好好伺候主子娘娘。

陈嬷嬷回转时,就听到钮钴禄氏几不可闻地叹气:“不争气的东西!主子娘娘,这就是您和主子亲自挑选的族侄女?”

陈嬷嬷明白,太后嘴里的主子娘娘,无疑,正是当今皇后的族姑母——孝敬宪皇后。

唉,太后这是可怜当今皇后呢?还是幸灾乐祸呢?她老人家的心思,可真难猜啊!

作者有话要说:天可怜见,又抽了。偶可怜的新文啊!

2

2、不孝逆子...

佛堂无日月,遥遥不知期。

也不知道日复一日地在这里过了多久,舒倩习惯了尹嬷嬷、小巧、小平等人。她们三人也习惯了皇后每天努力调试心情、争取好好活着的生活态度。当然,舒倩争取活过乾隆的目的,仍然是不可告人的。

每天夜里,都梦想着,等乾隆死了,小皇帝就算不把自己放出来,碍于孝道,至少也得提高一下福利待遇才是。

这天晚上,月明星稀,舒倩领着嬷嬷、宫人,坐在小院里赏月。原本慈宁宫小佛堂,与慈宁宫大殿连成一体。乾隆为了圈禁皇后,特意建起围墙,自成一处。倒给了舒倩不少方便。

摇着秋扇、扇着不知存不存在的流萤,舒倩叹息,“不知不觉,我都这么老了!”呜呜,偶才二十八呀,二十八,一下子老了二十二岁呀,二十二!

尹嬷嬷侍立一旁,跟着感慨,“是啊,奴婢当年刚来到您身边伺候的时候,您才十三岁,刚刚嫁给当今万岁爷。那时候,您整天都是笑的。”说完,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低头闭口不提。

舒倩笑着回头看她,“嬷嬷又糊涂了,你看我,这不也是笑着的吗?”就是看着有点儿苦涩。

尹嬷嬷急忙收拾心情,跟着笑语:“可不是,主子娘娘笑起来,最是好看不过。”

舒倩抿嘴,看看小平。那孩子急忙低头,做出一副老实模样。

放下扇子,摸摸手中杯子,轻声问:“本宫一直忘了问,小平今年多大了?”

小平沉声回道:“回主子娘娘,奴婢今年二十四了。”

舒倩点头,“二十四了呀,好年纪,再过一年,就能出宫嫁人了。”

听皇后这么一说,小平一咬牙,强自吞下眼泪,不再说话。

舒倩背对小平,没看到她这反常模样,倒是小巧在一旁看的仔细,心中暗暗称奇。琢磨着,等回去一定要偷偷告诉主子娘娘一声。

舒倩接着问小巧,“你今年十四五了吧?”

小巧点头,“是,主子娘娘,奴婢今年十四岁了。刚从内务府出来,就派到娘娘身边伺候。”

原来如此。怪不得,依旧保留着人性的单纯与良善。舒倩长舒口气,对二人说:“嬷嬷我就不说了,她家里,儿孙都有了。你们俩,好歹跟我主仆一场,等将来你们出宫的时候,我一人送你们一份礼物,权当是压箱,尽尽主仆情分。嬷嬷到时候提醒我,别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