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梦里云天

  • 玄幻仙侠
  •   
  • 作者:风念南
  •   
  • 日期:2021.04.23

云天梦暗自好笑,尤其是看到怜儿火烧眉毛似的跳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剑杰更是觉得有趣极了。叶剑杰可不会轻易放过她,继续逼问:“怜儿,你是不是要告诉我,它其实就是我的表姐,只不过汤喝得太多了,所以变了模样?”
怜儿急忙回过神儿,看看金猴,又看看叶剑杰,慌乱之下只能不明所以地嗫喏着:“是……是啊!表小姐…… 表小姐她怎么会…… 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听她的胡言乱语,叶剑杰气笑不得:“拿你怎么办才好呢?懒地管你了,表姐呢?”
怜儿如闻大赦,立即乖巧地回答:“禀二少爷,表小姐在读书呢,所以我才不敢打搅她。”
“所以,你就来打搅这只猴子!”叶剑杰说完也忍不住好玩地用手去摸金猴的头,但小金却机灵地躲开了,并且向他抗议地“吱吱”叫着,这人真没礼貌!
怜儿赶忙抱起小金猴,安慰它说:“ 小金,别理他,他那人一直都这样。你自己到树上去玩儿,我带他去找表小姐。”小金猴“吱”的一声叫,并且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叶剑杰哼了声,却仍忍不住赞了句:“怜儿,你从哪儿弄到这么稀罕灵异的金猴? ”
怜儿放下小金,转身带路:“我采药时遇到了误食了毒果的小金,就把它带了回来。你不可以狠心赶它走,它还没有完全复原,若是回到山里遇到危险怎么办?”
叶剑杰不屑地“哼”了声: “我才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只要表姐容得,又与我何干?”
怜儿放心地“吁”了口气:“我知道二少爷不会在意,就怕关总管
又找到机会说我给他填麻烦,他特别爱这样说我。”
云天梦好笑地看着满脸无辜的怜儿,叶剑杰却喃喃自语:“关总管还真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
怜儿正要反驳,却突然象发现了什么大事,眼睛盯着云天梦,小手指几乎点到他的鼻尖上:“你什么时候又来这里的,我怎么都没有看到?”已经第三次看到他了,这个人是什么变的,怎么哪儿都有他?
叶剑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云天梦却报以苦笑,他还真是第一次尝到被人忽略的滋味,于是他嘴角一撇:“对不起,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跑这儿来的?吓着姑娘,真是罪过得很!”叶剑杰隐忍不住,大笑起来。
怜儿眨眨眼,皱皱小鼻子,然后就宽宏大量地点点头:“你这人倒是很讲道理,你是来找我的吗?”她的眼睛亮亮的,似在期待什么?
这时,一个娇柔而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怜儿,又在胡说了,什么时候你才能懂事些呢?”

第 5 章

云天梦皱眉,转头看见对面小楼中,正有一个女人站在窗前,她的长发随风飘散着,双眸灿然莹动,樱唇似语还休。尽管云天梦阅人无数,此时仍不得不承认眼前人的绝代风华。
叶剑杰高兴地喊:“表姐,我给你带来一个客人。”那女子从楼里走出,更让人觉得她容光耀人,不可逼视。
叶剑杰介绍:“这是我表姐南宫婉儿,他是云霄!”云天梦回礼,她一定就是南宫世家家主南宫飞虹之女。
南宫婉儿别有意味地看着云天梦:“云公子,怜儿她年幼无知,你莫要见怪。”
云天梦摇摇头:“南宫姑娘,人世迷离,路多艰险,自也使得人心多厄。然在此情此境中,怜儿姑娘却能保持一颗稚子之心,言笑无邪,不沾尘秽,才是真正的难得。”
南宫婉儿有感于心,娇面上浮现出一丝钦佩之色:“好一句‘言笑无邪,不沾尘秽’!你初次见她,怎么就肯定了她的心质,看来怜儿是遇到知音了。”
初见?怎么会呢?云天梦微笑,这使他眉宇间的沧桑冲淡了许多,有种异乎寻常的帅气:“神气者,成于内而形于外,所以从行止间不难看出一个人的性情喜好!”看了看怜儿,他眼光中竟有着难以言喻的疼惜和亲切:“怜儿,她是个难得的好女孩。”
其实,他向来心硬如铁,辣手无情,身边即使美女如云,他也鲜少假以辞色,偶尔流露的温柔,若非是无趣的排遣便是另有所图,又何尝去挖掘过她们的内心。此时,却表现出难得一见的体贴,还不是因为眼前的怜儿与他心中的怜儿极为相似,所谓“爱屋及乌”!
怜儿歪歪头,眨了眨晶亮的大眼睛:“谢谢你!”顿了一下,她竟试探性地轻喊着:“大哥哥!”声音低得几不可闻。
云天梦却听见了,他不可置信地盯着怜儿,声音开始有些发颤了:“你……叫我什么?”
怜儿抿唇一笑:“我叫你大哥哥成吗?”
云天梦平定了一下心绪,面对着这个渴望听又不敢听的称呼,他犹豫了一下:“我姓云,你还是叫我‘云哥哥’吧!”
怜儿低低自语:“云哥哥?”
云天梦思潮翻滚,怜儿,是你吗?只有你会叫我‘大哥哥’,可是当年明明……我,可以希望吗?
叶剑杰坐不住了,他对南宫婉儿说:“表姐,我们去还梦亭吧!” 还梦亭就处在湖的一侧,亭边几棵柳树迎风轻摆,虽然叶子已经快落尽,但轻盈的枝条仍让人赏心悦目。一个石桌上摆了许多瓜果,旁边围坐着叶家兄弟、云天梦和南宫婉儿。怜儿费力地抱着一坛酒摇摇晃晃地来到云天梦身边,后者忙接过来,怜儿呼了一口气:“云哥哥,这百花酿是怜儿自己酿制的,特别好喝的!”叶剑杰谗涎欲滴地走过来,却被怜儿不客气地一把推开。怜儿取下坛盖,登时,花香四溢,若非亲见酒坛,必定会以为身在春色烂漫,百花盛开中。
怜儿先给云天梦倒了一杯,云天梦举杯就唇,只觉一股清凉无比的甘甜顺喉而下,只觉神怡气爽,他赞叹说:“百花之酿,果然名符其实!想不到怜儿竟有这等本事?”叶剑杰赶忙抢过酒坛,给自己倒了整整一碗,一饮而尽,才眉飞色舞地说:“你别看怜儿小小年纪,而且竟做傻事,却能识尽天下花草。任何一朵花,一株树,一颗果,她都能说出名字并了解它们的生长习性和功用,那些梦寐以求的圣品异株对她来说就如探囊取物,所以,只要你自己讨得她的欢心,她可以随时拿出什么千年朱果、七叶参王来给你当小菜吃!”
云天梦一怔,他又想起只有三四岁便懂得采药治伤的“怜儿”。
怜儿有些得意,又有点奇怪:“二少爷,你不是总说我给你添麻烦吗?现在怎么又赞起我了呢?”
叶剑杰拍拍手中的酒坛:“美酒当前,自然人人可爱。”又饮了一碗,他咂咂嘴:“不过,爹说在雪山看你第一眼,便知你不同常人。否则,纵然你再紧缠不放,爹也不会带你回山庄的!”
“雪山?”云天梦一脸震惊,他摇摇头,但脸色却不由苍白起来,天下有这么巧的事,眼前的怜儿竟也到过雪山,那让他难忘却又伤情的地方。
怜儿看他脸色不对,忙关心地低下头:“云哥哥,你怎么了?”
随她近身,云天梦竟闻到一种比百花酿更醉人的香气,带着几分甜美,几分绮丽,更有几分说不出的清爽恬然,顿时让云天梦起伏跌荡的心,归于平静了,他脱口说:“怜儿,你身上的香气才是百花之精,众蕊之冠!”
谁知,听到这话, 怜儿小小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她紧咬下唇,一副很生气的模样,然后转身离开了。
云天梦为这突来的变故不知所以,叶剑杰却兴灾乐祸了:“我忘了告诉你,怜儿自幼身带异香,但她却很不喜欢,所以我们便装作闻不到,谁让你鼻子那么好使!”
南宫婉儿嗔怒地看了他一眼,安慰云天梦:“怜儿准在那棵大柳树下坐着,一会儿就没事了。”边向湖边那棵粗壮的古柳努了努嘴。
云天梦向那棵柳树望去,有些不放心,他站起身:“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去向她赔个不是。”他走出还梦亭,向湖边古柳走去。
果然,在柳荫下,怜儿双手支着下巴坐在那里,眼神茫然也不知在想什么?对早已走近的云天梦一点儿也没觉察,云天梦轻轻唤她:“怜儿。”
怜儿如梦初醒,转头看了他一眼,又重新垂下脑袋。云天梦大袖一挥,也坐了下来,左手轻轻搭上她的肩:“怜儿,还生气呢?”
怜儿头垂得更低:“没有,我才不怪云哥哥呢,谁让我生得这样怪,活该让人家取笑的。”她的神情语气透着种可怜兮兮的味道。
云天梦无法忽略心头冒出的疼惜:“谁取笑怜儿了,女孩儿家身体香,该是求之不得,别人羡慕还来不及呢!”
“才不是呢!容容她们就说我是怪物呢!”怜儿又难过起来。
“怪物?”云天梦皱眉,有些心疼怜儿的遭遇:“怜儿,她们是嫉妒你身体带香故意气你,怜儿这么聪明,绝不会上当的,是不是?”
“真的吗?”怜儿把头抬起,眼睛亮亮地盯着云天梦。
云天梦有趣地点了点她的鼻尖,竟带着几分不由自主的宠溺:“当然是真的,你敢不相信我!”他的话自然而然就流露出了那种惯有的霸道。
“相信!相信!”怜儿急急地表示:“我当然相信,云哥哥那么像他……”
“他,是谁?”难道是 ……
怜儿看看他,立即又别开头,好象是要隐瞒什么:“他……他是白大哥。”大哥哥是怜儿的,谁也不告诉。
云天梦奇怪,怎么又冒出一号人物:“白大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