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梦里云天

  • 玄幻仙侠
  •   
  • 作者:风念南
  •   
  • 日期:2021.04.23

叶秋枫连忙扶他起身,目光凝注:“好一副俊逸灵秀的相貌!对了,你拿着这只小鸟做什么?”
云天梦怜惜地看着手中的小鸟:“我只是看它受了伤,心中难过而已。”咋!看小鸟受伤了,他就难过了。他好象忘了自己曾经是如何得见死不救来着?
叶剑杰奇怪地问:“你有毛病呀?这只不过是只小鸟!”
云天梦表情严肃:“小鸟如何?同样是一个生命。”
叶秋枫点点头:“难得你能如此善良!不过,江湖险恶,你这种性格很容易被人伤害,你却要小心了。”听到这话,一旁的金冲天差点儿没笑出声!天!竟有人教天龙会主小心别人?多少江湖人最怕得罪的就是他。
云天梦却脸色一暗:“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家破人亡。”
“怎么回事?”叶秋枫对云天梦很有好感,所以关心地问。
云天梦没答话,却看向金冲天,于是,金冲天面色沉重地低叹一声:“叶兄,金某此来就是为了他!”
叶秋枫神色一动:“金老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冲天摇摇头:“云霄出身江南士绅之家,本来与江湖毫无干涉。谁想竟被一个魔头看中,想收他为徒。但他的父母不忍心见娇生惯养的儿子受练武之苦,便送走了云霄。谁料老魔找不到云霄,恼怒之下竟杀害了他的父母,后来家破人亡的他只得离乡背井,孤身一人,寻仇天涯。”说得还蛮像回事!
他话一落,叶秋枫已忍不住大怒:“天下竟有这种人,这种事,就为了人家不肯当他的徒弟,就下此杀手,如此的心毒手狠!”吸了口气,他重重地问:“他是谁?”
金冲天看了眼一脸恨恨之色的云天梦,才慎重地说:“这个人你我都认识,但是……!”他看看其它人,犹豫着却没有说下去。叶秋枫心知必有隐情,就吩咐叶家兄弟离开,金冲天示意云天梦一同下去。
金冲天长长吐了一口气,才说出一个名字:“血煞魔独孤绝。”
叶秋枫似是吓了一跳:“怎么可能?三十年前,血煞魔已被七大世家联手打落万方之谷,难道他竟然死而复生了?”
金冲天背负双手,沉声道:“云家的死者,尸身枯干,滴血无存,分明是惨绝人寰的血煞魔功。但此事还待从长计议,否则非江湖大乱不可,就连云霄最好也暂时隐瞒着。”
叶秋枫内心震惊,不由面带忧虑地轻叹一声,眼神落在厅外的蟠龙柱上:“云霄的仇人竟是他!看来江湖大劫又起,却不知抵流之人又在哪儿?”

第 4 章

金冲天默然无语,心里却松了口气,总算将故事编完,还好叶秋枫似是深信不疑。不知此时的会主是否又在弄什么玄机?
叶剑杰边走边用胳膊肘撞撞云天梦,嘿嘿笑着:“嗨!小老弟,金前辈说的大魔头是谁呀?”他和云天梦年纪相当,竟喊云天梦为老弟,也亏他叫得出。
云天梦不在意地说:“我怎么知道?”
叶剑杰套不出话来,开始蛮不讲理了:“有什么了不起,想我叶剑杰什么人物没见过?还跟我神神秘秘的,真是没见识!”
叶剑英对叶剑杰的话不以为然:“二弟,金前辈慎重其事,必有原因,你那算什么态度?”说完,面带歉意地对云天梦说:“真对不起,舍弟就这个性子,你且莫见怪!”
云天梦摇摇头,苦笑了下,眼神带着几分凄然:“在下落难中人,又哪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别人。不过令弟心胸坦荡,正是性情中人。”叶剑英拍拍他的肩膀,点点头,叶剑杰却有些得意洋洋。这家伙,看来是不太知愁的!
三人来到一个拱门前,门内是一个很大的庭园,园内林木稀疏,秋花点点,一条碎石小径延伸在树木丛中。叶剑英肃手请云天梦先行,自己才偕同叶剑杰进园。谁知,他前脚刚跨进园内,一个人便从另一条小路拐角走出。由于她匆匆而行,眼睛又只顾着注意双手捧着的托盘,根本没看到前方有人,等她发觉身前的人时已来不及煞住身形,手中的托盘直楞楞地就向叶剑英背部撞去,茶盘翻了个,上面的茶碗向地下落去,眼见就要“粉身碎骨”。她不由得“啊”了一声,却见叶剑英快速转身,足尖一挑,正好挑起那即将落地的茶碗,右手一捞,便接住了它,并且直接递给那惊魂未定的“闯祸者”,口中责问:“我就知道是你,除了你,没人会这么冒失,走路都不带眼睛。怜儿,我就不信你真有急得不得了的事!”
怜儿回过神来,并且把头抬起,她嫩白的脸颊,透着几许红晕。圆圆的大眼清亮的宛如净水一潭,闪烁着多少天真与无邪。
云天梦听到“怜儿”便已身形一震,当他看清眼前人儿那嘟唇恼怒的小模样时更是不由得一阵欣喜,原来她就住在万剑山庄。
此时,怜儿小小的唇抿得紧紧的,眉儿轻皱,一副生气的模样。
“怜儿,没人得罪你吧?”叶剑杰双臂抱胸,看笑话似地看着怜儿气鼓鼓的双颊。
“明明是大少爷差点撞没了我的燕窝莲子羹,却还要责怪人家,怎么可以这样不讲理!”怜儿当然不满。
叶剑杰“咦”了一声:“我看得可是清清楚楚,是你自己向大哥撞去的。”
怜儿眨眨眼:“是吗?我怎么记得是你们挡在我的前面,而且见我拿着东西也不肯让路,我就从没见过这么坏的人!”她加重了语气,以示他们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于是,“坏人”叶剑杰不可思议地叫嚷着:“老天,我们何曾见到你来着?我们在前,你却在身后的路上,人的后脑又不长眼睛,又怎么能看见你还给你让路呢?”
怜儿闻言楞了下,好象有点道理!可我也没错呀,她吱唔了好一会儿才小声咕哝着:“那也怪你们,如果你们脑后长一双眼睛不就没事了吗?”说完后又开始幻想人的脑后长着眼睛的情形,自己先忍不住乐了。那笑容,如此的灿烂,像是所有的阳光都投放在她的面上,恍惚间,似看到了春花乍开的娇艳,云天梦有些失神了。
叶剑英气笑不得地挥挥手:“得了,我可不会傻得跟你讲理!这燕窝不是给表妹做的吗?快送去吧,待会儿要凉了。”
怜儿低下头,偷偷地一伸舌头,然后似是而非地应了一声,刚要转身向园内跑去,无意中她的目光就对上了云天梦默默凝视的眼神,她明显地惊愕了一下,然后才抿唇一笑,冲他做了个鬼脸,就匆匆地跑开了。叶剑杰疑惑地看着她的背影:“我又不会追上去打她,她跑那么急干吗?”
云天梦心神恍惚地随着叶剑英兄弟走进一间美仑美焕的房间,叶家兄弟走了,云天梦却无法平静。他缓缓走到窗前的一架古筝前,十指微微拨动琴弦,但听“铮铮 ”之声有若金铁交鸣,他声音有些迷惘:“你既已进入万剑山庄,便要集中精力去做你该做的事,怎可以游移不定?”“叮”的一声,琴弦被他失手扯断了一根。
过了一会儿,金冲天回到精舍,快步走到云天梦身前,翻身拜倒:“劳会主久候,属下该死!”
云天梦这时已恢复了平常的冷静:“叶秋枫态度如何?”
金冲天起身,面带钦佩地回答:“会主深谋远虑,算无遗策。叶秋枫非但答应在属下调查血煞魔一事期间收留会主,并露出收徒之意,看来,事态发展全在会主掌握中。但叶秋枫为人慎重,他的意思是想先考验你,再做最后的决定。只要会主得其信任,寒池玉莲的藏处不难查出。”
云天梦冷冷一晒:“叶秋枫不是易与之辈,他能收留与我,已是得益于东儒你多年的侠义之名,又怎会轻言许诺,只不知他想如何考验我?”
金冲天略一犹豫,才试探地说:“他……他想让你先在万剑山庄做一阵子下人,借机观察你的心性品质,当然这只是暂时的,会主您……”
云天梦稍微一怔,才撇了下唇角:“下人,哼!亏他想得出!不过,为了寒池玉莲,我便委屈一下自己!”其实,他心底还有另一个理由,怜儿,究竟是不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儿,他必须查清楚。
正午时候,金冲天被庄里的关总管请了去,叶剑杰却来叫云天梦去还梦亭。两人说说笑笑地走在来时的路上,谁知当他们走过一条岔路,叶剑杰目光一转时,却突然脚步一顿,眼神落在前面一个八角亭的石台前,像是见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他近似呻吟地说:“天!她又在做什么?”
云天梦随他目光看去,见那石台前坐着一个少女,笑得那样可爱,不是怜儿是谁?而在石台上,天!竟然有一只小小的金猴在不耐烦地走来走去。怜儿左手里正拿着刚才差点打翻的那碗燕窝莲子羹,右手拿着汤勺,盛得满满的一勺鲜美的羹汤向金猴递去,嘴里轻轻哄着:“小金乖,把最后这勺汤喝下去,你身体很快就会好的。”但那金猴似是非常不愿合作或者早已饱了,根本对怜儿的轻声细语不理不睬,只是顽皮地在石台上跑来跳去。
怜儿无奈地皱皱轻细的眉,正要再说什么。这时,一个戏谑多于责备的声音响在她的身旁:“怜儿,我记的你好象说过,这碗燕窝莲子羹是给我表姐喝的。但我实在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了个这副模样的‘表姐’?”叶剑杰说着,还生怕别人不明白似的用手指向那对着他呲牙咧嘴的金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