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梦里云天

  • 玄幻仙侠
  •   
  • 作者:风念南
  •   
  • 日期:2021.04.23

那人差点儿没被气死,忙?忙个鬼!有时间在那喝茶,竟没时间救自己,真是流年不利,遇到这么一个冷心肠的人。但没办法,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也只得拉下脸来:“公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帮我下山,我会报答你的。”报答?等我下了山,看怎么整治你这个穷酸?
白衣人就像没听见他的话,头都不带抬的。那人没有办法了,身上越来越痛,血也越流越多,为了保命,也罢!“公子,如果你……救了我,我就把一件奇宝的下落告诉你。”
“奇宝?哼!”白衣人终于有了反应,但却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如果你肯立刻滚离我的视线,我倒可以送你一些值钱的玩意儿。”
那人赶忙补充:“公子,我看出来,你是有钱人,但是我说的这件宝贝乃是万年难求,就是当今皇帝想要恐怕也无处去找呢?”
白衣人实在已经不耐烦了,他右手一抬,刚要有所动作,那人已经急声说:“寒池玉莲。”
白衣人一怔,但他表面并没有显露什么,只是淡淡地问:“我可没听说过,不过,若真是宝贝,谅你这种人也不可能知道。”
那人可真是急了:“你可以向任何一个江湖人打听,寒池玉莲是天地至宝,当初曾因为它差一点儿就引起大乱。”
“是吗?”白衣人依然一副不感兴趣的口气。
使劲儿挺了挺身,那人也顾不上吊人胃口了:“五年前,我去雪山采药,亲眼看见叶秋枫摘下……”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脱了口,他立刻闭上嘴巴,紧张地说:“告诉你,你也不知道,还是先救了我,我就带你去拿寒池玉莲。”
白衣人真心地笑了:“原来是在万剑山庄,怪不得我遍寻不获!”
那人一听这话,立即惊恐地瞪大了眼:“你知道…… 你是江湖人,那你……骗我!”
白衣人缓缓地站起身:“寒池玉莲就由我去拿,你吗?”他转头看看四周,沉吟了下:“我的茶还没喝完,可不能让这个地方沾上鲜血。”向悬崖下看了看,才点点头:“好!鲸吞鱼跃,好风水!那里才是理想的葬身之所,那么,是我送你下去还是你自己跳下去?”
楞了一会儿,那人才反应过来,不由得惊骇欲绝:“你要干什么?你到底是谁?”他万没想到眼前这位看上去秀美不凡的少年人竟是个毒辣人物。
白衣人温柔地笑了笑,嘴里轻轻地吐出三个字:“云天梦。”
原来他正是云天梦,如今已经是江湖第一组织天龙会的主人。曾经的小小少年现在却令江湖中的群魔俯首,众雄听命,俨然已有主盟黑道之势。只可惜他的性格却多半承袭了血煞魔,偏激自负,不择手段,而且视人命如草芥,只不过又多了几分喜怒无常和深沉寡绝。
他说得轻巧,那人却是身子一颤,然后脸色竟然在一瞬间变成绿色,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他只来得及低呼一声:“天龙!”便双腿一蹬,竟然被吓死了,那双眼睛却依然大睁着,里面盛满了不可置信。
云天梦迅速地后退一步,嫌恶地皱皱眉,还好身上没沾上那人的血迹。他袖子一拂,那人的尸体就已经被一股劲力卷起,并抛下了悬崖。右手一抖,一束烟花便从他的手中射向天空,很是耀眼。于是他临风而立,遥望着云天深处,似在等待什么?
远天深处一只黑鹰破云而出,随着鹰影的乍现,云天梦眉峰轻扬。黑鹰越来越近,直到盘旋在卧龙峰顶,便从鹰背上掠下一人,这人面目清俊,一身黑衣,头上戴一顶鹰形金冠。他迅速地走到云天梦身后,单膝点地,恭声道:“天龙会飞鹰七使叩见会主!”
云天梦并未转身,只是淡淡地应了句:“起来吧!”黑衣人这才恭身站立,退到一旁。
云天梦的目光仍然投向远处:“龙七,寒池玉莲在万剑山庄!”
龙七眉头一皱:“会主,万剑山庄是七大世家之一,势雄力厚,庄主叶秋枫非但剑术出神入化,又与九大门派交好,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属下觉得此事应以智取为上,毕竟与白道正面交锋的时机还未到。”
云天梦没有答话,只是目光变得更深沉了,隐隐间还有股煞气流动着,唇角微撇,他轻拂了一下衣袖,然后仰头向那悠远的苍穹。龙七不敢惊动,静静地侍立在一侧。四周静寂,只有飒飒的风声以及偶尔的一两声宿鸟夜啼。
云天梦终于将目光收回,却没有去看龙七,缓缓的,他说:“此事我已成竹在胸,你传我命令到总坛,会中事务暂由文天代掌,并让东巡金冲天三日后到淮阳分坛见我,你下去吧。”
龙七领命,便退后转身,撮口一声长啸,唤出那只刚才不知栖身何处的黑鹰,那鹰巨翅高举,很快的便飞到二人身边。龙七跨上鹰背,一人一鹰便向来处飞去。
龙七一走,云天梦又转身面向那山影叠幛,眉轻轻一挑,振起的却是那浪卷浪消时才会有的惊动:“叶秋枫,寒池玉莲虽然是稀世之珍,只可惜对你却是得不偿失。嗯!我们就来玩一场游戏吧!”话一落,他的身体立即腾起,转眼间便消失在夜色中。恍惚间,似还能见他的衣角翩翻在晚风中。

第 2 章

淮阳山。
走在密密的树林中,耳边就传来隆隆的水声,如此气势,不用见便可想象那飞流直下的情景了。果然,刚穿过林荫,一个巨大的瀑布就展现在眼前了。一个全身金毛的小猴兴奋得手舞足蹈,奔跑到瀑布跟前,开始与飞溅的水花儿嬉戏。
不过,只玩儿了一会儿,它似乎就已厌倦了这种游戏,开始在瀑布周围的树石间翻滚跳跃。突然,它停住身形,因为就在正前方的一堆草丛中有一颗红色的果实,在阳光的照耀下,如此的鲜亮诱人。小金猴不由咽了一口唾液,老天爷还真知道心疼我,我正感觉到饿,就来给我送午餐了!嘿!多谢了!它毫不客气地奔上前,摘下那颗红果,直接咽下肚。嗯!甜津津的,感觉还不错!
只过了一会儿,小金猴就感觉出不对了。因为它周围的景物开始旋转了,就连原本光芒四射的太阳也昏暗起来。哎哟!肚子好疼!是那颗红果……老天爷,原来你没安好心,天!疼死了!
小金猴的眼前越来越模糊,就在这时,一个白影在眼前开始晃动,那……好象是一个人?
“咦!小猴,你怎么了?”那人在向它问话。
笨蛋!我要能回答你,不就成了猴子精了!不过,听声音是个小女孩呢?小金猴心里想着,可身体已不受控制地软软地倒在地面上。
“呀!你中毒了!”小女孩忙抱住小金猴,翻翻它眼皮,又看看它周身,看样子还蛮内行的,“原来你吃了有毒的红萝果,真是的,红萝果毒性可厉害了,你干吗要吃它呀?”小女孩竟然开始埋怨起意识有些模糊的小金猴来。
“我怎么碰上这么笨的人?我如果知道那果子有毒,打死我也不吃呀!”
“你一定把红萝果当成朱果了,对不对?”小女孩继续猜测着,“真是个小笨猴!”
什么?我笨?小金猴在昏迷之前想的是等我醒来再跟你算帐!
万剑山庄。
当小金猴醒过来时,是泡在一个盛满醋的大锅里,而且醋还是温热的,身底下更传来“劈里啪啦”的烧柴的声音。小金猴忙坐起身,完了,刚逃过毒果劫,如今又碰上活煮劫,看这样子,怕不是要把我清蒸活炖了呀?不行,快跑……它猛地对上了一双眼睛,那是一双何等清盈透彻的眼睛,明亮地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小金猴迷惑了,应该是她?可为什么自己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能读懂那眼中闪烁的担忧和关怀。她是人类呀!妈妈说过,人类是最可怕的,我们应该离他们远远的,可是……
小女孩此时粉嫩的双颊上填了一抹兴奋的红晕:“谢天谢地,你醒了!我真怕你会死掉!”
小金猴抗议地吱吱叫,什么死掉?难听死了!对了,清醒的小猴子又冒上另一个念头,为什么我能听懂她说的每句话?虽然妈妈说过,我们能根据人类的表情和动作猜出大概意思,但并没说过连他们的语言都懂。所以,小金猴立刻“吱吱”地叫着提出疑问。
小女孩却赶忙捂住小金猴的嘴:“喂!小声点儿!别让人看到你!这里可是厨房呀,关总管早就警告过我,不许我迈进厨房一步!你的问题我一会儿再告诉你!”
她竟然也能听懂我的话,小金猴又是高兴又是惊异,连忙听话地点点头。
小女孩把它从锅里抱出来,到门口瞄瞄没人,便偷偷摸摸地溜到一条小路上,七拐八拐,才走进一个房间。
把小金猴放到地面上,小女孩放心地吁口气:“你中毒太深,所以要用热醋蒸煮,才可以根治的,知道吗,小笨猴!”
小金猴气得插起腰,“吱”的一声叫,那些猴子哪个不佩服我的聪明才智,而且等我长大了,就要我当猴王的,我笨?真是笑话!
小女孩果然睁大眼:“原来你这么厉害的!那你还吃毒果?”
小金猴跳了起来,马有漏蹄,“猴”有失手,下次一定不会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说什么?小金猴奇怪地吱吱叫。
“那有什么?”小女孩理所当然地说,“你们动物们讲的话,我差不多都能听懂!小金,你家在哪儿住?”
小金?小金猴一时没反应过来地眨眨眼,小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