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梦里云天

  • 玄幻仙侠
  •   
  • 作者:风念南
  •   
  • 日期:2021.04.23
《梦里云天》
作者:风念南

【更多免费电子书 登陆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请支持正版,版权归作者所有!

陨花篇

第 1 章

第一章
积雪覆盖着整座山峦,称它为雪山,可说名副其实。若不仔细看,还真难看到那个结满冰柱的洞,走进洞中,入目的是通天彻地的莹白,圣洁的光彩让人觉的这是一个何等美丽的所在。只可惜那种凄冷的感觉却似渗入了人的骨髓,透进了人的心魄。
那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他盘腿坐在冰上,面色青中透白,似乎已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即使如此,他那清晰的眉目仍给人以过分俊美的感觉。长长的睫毛动了动,他的眼睛缓缓睁开,目注着洞口出现的人,淡漠地叫了声:“师父。”
被称为师父的人穿著一身大红罩袍,红发红髯,在这片白莹莹的颜色中显得异常刺目。他面无表情,但目光中却有种泣血的残忍:“半个月了,你的玄冥功才练到第五层!”其实他心里却在惊惧:我用了六年时间才将此功练至五层,他却如此轻易的……越想越气,越想越怕,他右手微动,一根长鞭已握在手中,走向少年,他扬起皮鞭便是一阵没头没脑的鞭打,鞭子陷在肉里的“噗噗”声在这空旷的洞里传荡着,刺耳极了。
少年的身体已被鲜血染红,依稀可见那纵横交错,皮肉翻卷的鞭痕,只觉触目惊心。可是少年的神情却仍是一派漠然,好象鞭打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不相关的人。但他那已被咬出血的下唇却泄露了他身心的痛苦。
师父疯狂的鞭打终于结束了,他累得有些喘息:“十天之后若再练不成,你就永远呆在这玄冰洞中吧!”撇下伤痕累累的少年,转身而去。
直到这时,少年冰冷的目光才终于有了变化,渐渐的凝聚成一种彻骨的仇恨:“血煞魔,今天你给予我的,将来我会让你十倍偿还!”话一完,他便支持不住,昏了过去。
朦胧中有一股暖流进入了身体中,先前那种火烧火燎的疼痛也在逐渐的减轻,意识也在恢复中。终于,少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首先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小人儿”。
说是“小人儿”可说是名副其实,因为看样子“他”只有三、四岁,圆圆的小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手脚,整个人都圆嘟嘟的,走路还蹒蹒跚跚,摇摇晃晃的,看上去可爱极了,直想把“他”抱在怀中疼个够。
“小人儿”整个人都趴在了少年身上,这时正好奇的睁着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少年。看他醒了,便兴奋的摇着肥肥嫩嫩的小臂膀:“大哥哥,你,你怎么……怎么躺在这里呢?”
少年坐起来,打量着眼前的人儿,心里却越来越惊诧:“这里是连绵的雪山,根本没有人家,这个孩子怎会只身至此?况且此洞结满玄冰,即使是成人也会冻僵,他一个小孩子却好象不觉寒冷?”越想越奇,少年忍不住问:“你是从哪儿来的?叫什么名字?”
“小人儿”歪歪脑袋,咬着手指头,然后才指了指上面,少年头也没抬:“上面是雪山之巅,不可能有人的。”
“小人儿”眨眨眼睛,好象不太明白,然后他好奇地问:“什么是‘名字’?大哥哥有吗?”
少年皱眉,突然发觉自己竟没有感觉到疼痛,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身上,才知道伤口已被上了药,他抬起头,有些感激的将小人抱入怀中:“小弟弟,我叫云天梦,是你帮我治的伤,对吗?”
谁想“小人儿”却一脸红红地挥舞着小胳膊,抗议的大叫:“我不是小弟弟,我是女的!”
云天梦失笑,歉意的安抚她:“对不起,你这么小,根本看不出是男是女,我叫你小妹妹好了,不过,你这么小竟然会治伤,真了不起!”
“小人儿”得意地咧着嘴,肥肥嫩嫩的小胳膊也环上了云天梦的脖子:“我采了好多好多药,给大哥哥抹上了,大哥哥的伤口就不疼了,也不流血了!”
云天梦一脸赞赏:“小妹妹真了不起!对了,刚才我好象喝了什么,那液体清凉香甜,喝了之后,整个身体都暖暖的,似乎连功力都精进不少!”
“小人儿”将含在嘴里的小指头递给他看,云天梦发现指尖有一个伤口,似乎是被咬破的,正茫然不解,突然他心中一动,身子震了下,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女娃晶晶亮的圆眼睛:“刚才我喝的是……是你的血?!”看到小女娃儿点点头,云天梦顿时百感交集,他那早已被仇恨冷漠了的心灵似乎被重新投入了阳光热了起来,他一把将小娃儿抱紧:“谢谢你!”所有的感动与疼惜都借着这声“谢谢”而宣泄出来。
小女娃不太理解云天梦的感触,她正在为另一个问题困扰着,圆圆的小脸儿快皱成一团儿了:“大哥哥,为什么我没有名字?”
云天梦微微一笑,这一笑为他那早熟的脸上添了几抹飞扬的神采,让人眼前一亮:“小妹妹如此惹人怜爱,就叫怜儿好了!”
“怜儿!太好了!”小娃儿高兴地呵呵直笑,“我也有名字了,和大哥哥一样有名字了!”
云天梦揉揉“怜儿”可爱的小脑袋,心里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快乐。
一直被师傅百般凌虐的云天梦终于知道原来人活着除了“苦痛”,也会有“喜乐”,有可爱的怜儿相拌,云天梦早已不属于少年的心竟然重新活了过来。他的脸上恢复了红润,本是紧锁的眉展开了,他会笑了!
当他师傅血煞魔重新站在玄冰洞口时看到的竟是这般景象: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娃儿手里拿着一棵不知从哪儿弄来的莲蓬,正剥着一粒粒的莲子递到云天梦的唇边,而她就坐在一脸笑意的云天梦怀中。
血煞魔已快被云天梦的笑容气疯了,他狂怒的冲向前,一把就将怜儿揪在手中,然后向洞外的悬崖奔去。
已是一脸惊惧的云天梦不敢相信眼前的变化,但他瞬间醒悟过来,脸刷的变白了,然后便疯狂般地去追他的师傅。
血煞魔提着挣扎不休的怜儿往悬崖边上送,他面色阴狠:“该死的小娃儿,竟敢让云天梦笑,今天我便让你葬身在此!”手一松,将怜儿扔下了悬崖。
“大哥哥!”怜儿的叫声传荡在空气中。
“不!”云天梦狂吼一声,眼睁睁地看着怜儿小小的身体向悬崖坠去,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低下了头。
血煞魔平静得很:“好好练功,别让为师失望!”
云天梦身体颤抖了一会儿,才缓缓抬起头来,这时他的面容冷静得出奇:“是,师傅。”
他站起来,转身向来处走去。他眼神中的冷漠似已凝了形,但转身之际,却似带转了风云,地上的积雪飞扬在空中,衬得他身形更加孤寂。他走得那样缓慢,行止之间,全不见少年人的意气与浮躁,反而有种慑人的气势在他的周身流转!不错,那是渊停岳峙!
血煞魔注视着云天梦的背影,心中竟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寒意。
走进洞中,云天梦闭上眼睛,一滴泪从他的脸庞滑下:“怜儿,云天梦不会让你白死!”
好久,好久,他睁开了双眼,目光中竟流露出一种骇人的杀气。
十年后。
卧龙峰顶。
风声呼啸,卷着落叶飞舞在空中,愈发觉得秋寒迫人。只见一棵古拙苍劲的老松树下放置着一个石台,石台上摆着一壶茶,一个人正缓缓地将茶水倒进一个杯子中。如此的季节,如此的天气竟有人在这里浅酌,倒是名副其实的“风雅”!
这人一袭白衣胜雪,随着风势烈烈翻飞着.他神态本是懒散,但眼神之中却存着几分傲岸,几分冷漠,更多还是那种临尊天下的睥睨。
白衣人轻轻喝着茶,全不在乎周围的风势。就在这时候,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过了一会儿,一个匍匐在地的黑影慢慢地近了,那是一个人。只不过由于身上染满了鲜血,所以也看不出年纪来。他艰难地向这边爬着,看样子似是从什么地方摔了下去,以至于浑身是伤。
他的动作虽然缓慢,但摩擦地面却也发出不小的声音,但白衣人却好象一点儿也没有觉察到这个渐渐接近的人,仍然转悠着手中的茶杯,目光依然落在远山之间。
爬在地上的人终于发现了白衣人,他脸上立刻露出了兴奋之情,看来自己有救了。可是这人根本不看自己,于是,他故意呻吟了一声试图引起白衣人的注意。奇怪的是,白衣人竟然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点儿没有转头的意思。
没办法,这人只好出声了:“兄台……在下不慎从山涯上掉了下来……好不容易才爬上来……求兄台救救我……”他虽然是用尽力气在说话,但是声音仍然微弱得很,不过,也足够人听得清楚。
终于,白衣人收回了目光,他淡漠地瞥了眼地上正在向自己求救的人,才轻“哼”了一声:“面对如此美好的秋日风致,你却发出这等粗噶难听的声音,真是坏人雅性!”
雅性?地上的人以为自己听错了,真他妈的!自己连命都要不保了,哪还有心思去“雅性”?该死的穷酸!但此时他求助于人,只得忍气吞声地继续哀求:“这位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吧!”
白衣人竟然拿起茶壶,又倒了一杯茶,他自在地说:“对不起,我很忙!可没时间管闲事。”说完,便继续饮他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