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小炮灰翻身记

  • 历史军事
  •   
  • 作者:叶辛铭
  •   
  • 日期:2021.03.12
【更多免费好书下载 】

  小炮灰翻身记
  作者:叶辛铭
文案:

他被一板砖拍到越朝,重生为一名假太监,变成宫斗的炮灰。

他毛遂自荐,成了某巨贾府上的小书童。

他的小主子受尽打压、欺凌,他也跟着凄凄惨惨戚戚。

他是小人物,在这群魔乱舞的时代浮浮沉沉。

他有大智慧,为这惠泽千秋的帝业添砖加瓦。
——————————————————————
注:CP是1对1
——————————————————————
内容标签: 宅斗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1 炮灰

  王正茂醒来时,只觉浑身上下热得有如火烧,下面硬得疼痛难忍。
  他吃力地勾起头来,发现那直立之柱正被五花大绑,紫红色的铃/口湿漉漉的,在幽暗的烛光下泛着淫/靡的光泽。
  一个披着花白长发、痴肥臃肿的老男人,正握着一只玉石质地的圆柱,在其后方反复进出。
  那垂涎欲滴的贪婪模样,令人毛骨悚然。
  王正茂想起,自己在校外巧遇“校草”,发现此人虽已与“校花”公开恋情,却背地里勾搭其他女人。
  他暗恋“校花”数月,一直为名花有主伤神。
  见这个花心大萝卜不懂得珍惜佳人,他当即冲冠一怒为红颜,和其打成一团。
  他已稳占上风,脑袋却突然遭到板砖猛拍,很快便在一片血光中失去了意识。
  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何没躺在医院,反而是现在这副受虐情状。
  砰的一声巨响,拴着长木栓的雕花大门被一脚踢开。
  一队束发于顶、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闯进屋来,齐齐将雪亮的佩刀架在老男人和王正茂的脖颈上。
  一位面容冷肃的男子快步走到床前,目光如炬地盯着脸色煞白的老男人,厉声喝道:“范公公,你私藏未去势男子,秽乱宫闱,罪不可恕!我等奉旨捉拿,还不束手就擒?”
  王正茂感到头顶轰隆一声炸响,整个人都被惊雷击穿了。
  他穿越了!
  王正茂挨了一顿杖刑,腰部以下血肉模糊。
  他被扔进阴暗潮湿的地牢里,昏昏乎乎地在鬼门关前打转。
  不知过了几日,他神志渐渐清明,开始吃馊饭、喝馊水,在墙上画正字计算日子。
  想他一社会主义大好青年,除了偶尔逃学、打架外,一向遵纪守法,不知为何,竟会沦落至此。
  莫非,上天见他家境富裕、衣食无忧,特意让他过来体会一下人间疾苦?
  只是,这未免苦过头了,差点连小命都没了。
  王正茂是乐天派,不屑于伤春悲秋。
  他苦中作乐,每日里与蟑螂、老鼠为伴,努力做一只当世“小强”。
  三个月后的某日,王正茂一觉睡醒,发现自己正躺在屋顶破洞、四面透风的破庙里。
  阳光,从屋顶照射下来,被筛成无数粗细不一的光柱。
  冷风,打着号子旋进屋来,带着刺骨寒意。
  王正茂蜷缩成一团,冻得牙齿嘎嘎作响。
  他不明白,他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离开了牢房。
  他不知道,他将要面临的,是否是更深的苦难。
  忽然之间,他很想家。
  他想念严肃的爷爷、慈祥的奶奶、唠叨的母亲,甚至想念那总爱用皮带与他的屁股进行亲密接触的父亲。
  他想念床上的羽绒被,想念橱里的羽绒服,想念锅中的红烧肉,想念碗里的白米饭……
  如果上天能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决不会再去暗恋什么“校花”,决不会冲动地为她打架。
  他会好好学习、孝敬长辈、勤做家务……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残酷的现实。
  王正茂感到身体快要冻僵了,强行逼迫自己爬起来活动一下。
  他哆哆嗦嗦地挪到破庙门口,见路面、房顶、树枝上均积着厚厚的一层雪,又赶紧缩了回去。
  他走到缩在墙角的一位老大爷身旁,想要沾点热气。
  见老人将浑浊的眼珠子转向自己,他有些赧然,忙开口打招呼。
  “大爷,您好,您是哪儿人啊?怎么来这儿了?”
  老大爷清了清嗓子,以干枯暗哑的嗓音回应。
  “我是毫州的,家里发洪水、闹饥荒,全村人都出来逃难。听说楚州这边有富人施粥,就过来了。”
  王正茂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
  “现在还有富人施粥吗?”
  老大爷摇了摇头,叹道:“难民太多,富人管不过来了。”
  王正茂失望地垮下脸,问道:“那您怎么填饱肚子啊?”
  老大爷伸出穿着破草鞋的脚,轻轻拨了拨地上的一只破碗。
  王正茂明白了,这是乞讨的意思。
  人家年纪大了,乞讨尚且说得过去。
  他这么年轻,四肢健全,手脚利索,岂能去当乞丐?
  他叹了口气,倚靠着墙,缩在老大爷旁边,望着泥地上斑驳的光点发呆。
  王正茂现在这具身体,瘦小得跟豆芽菜一样,看起来也就八/九岁的样子。
  不过,鉴于下面能在药物作用下硬起来,实际年龄应该是超过十岁的。
  大概是从小就饱经苦难的缘故,他的生命力确实堪比“小强”,受了那等酷刑,竟也没有落下残疾,腿脚依然利索。
  只是,想要凭借这么一副小身板找到活计,恐怕很难。
  干不了体力活,那么,脑力活呢?
  他虽然好动、贪玩,但是,在父亲的皮带驱赶下,还是跌跌爬爬地考进了重点大学,就读市场营销专业。
  因为父亲是中文系老师的关系,他自小还被逼着诵读经史、练习书法。
  只是,长大后,他把那些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书法也早就不练了。
  早知道会穿越到古代来,他当年真应该好好读书、认真练字。
  唉……
  阳光西斜,聚集到破庙中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都衣衫褴褛、形容枯槁。
  王正茂暗暗叹息,心想:“想当年,他经常给灾区、希望工程之类的捐款。现如今,他沦落至此,又有谁会向他伸出援助之手?不是说善有善报吗?他前世行的善,是不是还不够,不足以让他得到回报?”
  他正哆哆嗦嗦地摩擦身体,想要生出点热量来,不经意地抬头间,发现一个头戴毡帽,身着灰色棉袄、棉裤的粗壮大汉跨进庙来。
  大汉环视了一圈庙里的众人,粗着嗓子喊道:“我是赵府的。我家老爷,在楚州这个地界,可是大名鼎鼎。你们中间,恐怕有不少人喝过我家老爷施的粥。现在,我们赵府需要4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包吃包住,工钱每月半吊。你们谁愿意来?”
  哗啦一下,数名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的男人同时站了起来。
  他们的眼神,都像望着救星,充满了渴望与乞求。
  其实,他们一个个都瘦骨嶙峋的,跟身强力壮完全沾不上边。
  不过,大汉还是挑了4个相对健壮的,吆喝他们跟自己走。
  王正茂看到众人饱含艳羡的眼神,暗想:“这里的半吊钱,相当于多少人民币?能派什么用场?”
  他只记得,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在成亨酒店曲尺形柜台上排出九文大钱,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
  不知道,在这个时代,半吊钱,能买上多少东西。
  王正茂挤出人群,在破庙门口的地上抓了把干净的白雪,迅速擦了擦脸、抹了抹头发。
  他还整理了一下身上那根本无法蔽体的破烂衣服,快步追上大汉一行人。
  他挡住大汉的去路,努力挺直腰板,以一副自信的口吻问道:“大哥,贵府少爷要书童吗?”
  大汉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面黄肌瘦却五官清秀的小男孩儿,想到管家前两天提过三少爷赵永明需要买个书童,遂动了巴结讨好管家的心思。
  “你识字?”
  王正茂点了点头,按照从老大爷那里得到的信息编造谎言。
  “我上过两年私塾,后来,家乡闹了灾,就逃出来了。”
  他说得煞有介事,却又不涉及细节,倒让人抓不到错处。
  大汉回身指着破庙门口油漆剥落的对联,命令道:“你读来听听。”
  王正茂这才注意到,破庙门口挂着破旧的木板,板上还模模糊糊地写着字。
  他一边细细辨认,一边慢慢读道:“大慈大悲,到处寻声救苦;若隐若显,随时念彼消愆。”
  大汉只认识几个简单的字,没有能耐读全这副对联。
  他记得管家好像就是这么读的,顿时对王正茂热情起来。
  “少爷的书童,我做不了主,我得先回去问问管家。”
  “多谢大哥费心!”王正茂鞠躬行礼,凑上前去低声说道,“大哥,此事若成。等我拿到月例后,我请大哥去酒楼喝酒。”
  大汉见王正茂知情识趣,不像府里的书童那么眼高于顶,心下欢喜。
  他伸手拍了拍王正茂的肩膀,问道:“你叫什么?多大了?”
  “小弟姓王,名正茂。年方十二。”
  王正茂尽量将年龄往大点说,免得被人嫌弃年龄小,不肯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