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笑傲之复仇也可以是这样的

  • BL同人
  •   
  • 作者:岁月如刀
  •   
  • 日期:2021.05.01
【更多免费好书下载 】

======================
书名:笑傲之复仇也可以是这样的
作者:岁月如刀
文案:呃,文案知不知道怎么写
挠头,这就是一个耽美故事,CP是林平之和令狐冲,非穿越非重生。因为电视和小说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看的,所以免不了会有细节错误,请见谅。
故事开始的时候,正是原著走进尾声的时候,神马东方教主,任我行,岳不群等等都已经炮灰的炮灰,领盒饭的领盒饭,想看他们的请点X。
PS:如果出现了什么狗血离奇的情节……请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作者这种生物存在……
======================


1鬼差的箴言

方寸大的囚室,一声光亮也无,却隐隐听见水声潺湲。只是这水声衬得囚室内更加寂静。囚室被铁门锁住,铁门上有一尺许的方孔,突然喀的一声响,方孔打开,从方孔中泄进一柱光亮。

可惜囚室内瘦削的男子仿佛看不到这光亮,仍然一动不动的仰躺在囚室内仅有的一张窄塌之上。

方孔中递进一只木盘,木盘上放着饭菜汤水,送饭的人将放在囚室内的地上,关上方孔状的活门。室内顿时恢复黑暗。

榻上浑身脏污的青年仍然一动不动。

过了两刻钟,方孔再次被打开,木盘上的饭菜汤水原封不动的被收回去。送饭的老头看到未曾动过的饭菜,叹了声气,决定禀告庄园的管事。

“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中年男人确认道。

“送饭的老头儿的确是这么说的。”回话的弟子恭敬的答道:“堂主,咱们要不要管?听说关着的那个林平之和令狐大侠有大过节,咱们是不是不管,让林平之就这么饿死?”

“你懂什么!”那堂主斥责,命令道:“他不吃就给我灌下去,太上教主可是吩咐过,不能让那人死了的。”

“是是是。”弟子领命下去。只是心中不免疑惑,明明是仇人,为何太上教主会吩咐保住性命?是了,定时要那人活着生受百般折磨,求死不得。

林平之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腹中恰似有一团火在燃烧,烧的五脏六腑火灼般难受。体内内力仍在,他却完全不运行内力稍减痛苦。

生不如死……不知道他还有多久才能踏上黄泉路。

又是喀一声响,却是铁门被打开,进来的不是日常送饭的老头子,而是四个穿着相若的青年男人,狭窄的囚室涌入四个高大的男人,后面跟着的正是平日送饭的老头。

四个男人不由分说,两人按住林平之的四肢,一个将一支三指粗的竹管塞进林平之的嘴里,最后一个人端起饭菜粗鲁从竹管里塞进,竹管直通林平之的咽喉,混在一起的饭菜汤水没有经过咀嚼直接被硬灌进去。

灌了半碗饭才进去,四个人才停手。临走时其中一个没好气的喝道:“若再绝食,就顿顿都这么灌下去。少给大爷们添麻烦!”

林平之痛苦的蜷缩起身子,粗糙的竹管将喉头插出血丝,娇嫩的内,壁疼痛难忍,强行的灌下去的饭食也让胃部难受,不过比起喉部的痛楚可以忽略不计了。

十指无力的按住喉咙,却对内里的痛楚毫无办法。

林平之悲愤莫名,他四肢具残,空有一身内力,否则定要把那些杀千刀的混蛋碎尸万段。

令狐冲!令狐冲!令狐冲!!!!

都是他的错!如果没有令狐冲,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为什么不一刀杀了他给他给痛快?他不是要为岳灵珊报仇吗?何必假惺惺装模作样的保他一命?照顾?哈哈哈哈哈哈,他是要钝刀子割肉,慢慢折磨自己才对。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原本父慈母爱,意气风发,岂料一朝家破人亡,自己最终落到如此境地,林平之竟忍不住在哀嚎起来。

好半响,他次渐渐止住悲痛。手筋脚筋被令狐冲挑断,虽还不到瘫痪在床的地步,却也只剩下抓筷子的力气,他以肘撑塌,侧身用力,从榻上滚到地上,手足具用,一点一点挪移一直爬到墙壁边。侧耳细听,囚室外除了隐约的水声,其余半点声响也没有。

做瞎子有一个好处就是耳朵格外灵敏,当初在嵩山和左冷禅一起又特意训练过耳力,他当然能听出囚室连同地道一个人也没有。看守的人刚刚给他灌下饭菜,却忘记一心求死之人,一条路行不通,难道还找不到别的路吗?

林平之估计在下次送饭之前是不会有人来囚室的。正好,他狞笑着咒骂了两句,额头狠狠的撞向石壁。

一下!两下!三下!

咚咚咚!

沉闷的敲击声在寂静的囚室内响起。这声音在寂静黑暗的囚室内显得格外恐怖!

瞎眼残废的青年头破血流,却仿佛毫无痛觉一般,麻木的撞向墙壁,墙壁上沾着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终于青年好像力气用尽,倒在地上。鲜血布满整个脸颊。恐怖如同地狱的恶鬼。

令狐冲和任盈盈收到杭州堂主的飞鸽传书,快马加鞭赶到西湖梅庄。林平之被囚梅庄地牢两年有余,一向无事,何以突然闹自尽?令狐冲百思不得其解,他自认不曾虐待林平之,即使将他囚与梅庄地牢,也是请人对他多加照顾。莫非在他离开这段时间,照顾他的人心生怠慢,甚至……甚至有凌虐侮辱之事?

只是照顾林平之的人是日月神教的弟子,这番猜测却不好对任盈盈说。

回到西湖梅庄,林平之已经被移出地牢,请了大夫。幸好林平之先前绝食,没多大力气,后老杭州堂主思虑周详派人查看,否则即便撞不死,流血也流死了。

令狐冲看到林平之时,他已经喝了药,沉沉睡去。额头包着厚厚的纱布,一抹血色染红了纱布,可见伤口很深,十余日了还有血迹。林平之穿着一身棉布青衣,身上还算干净,显然是有人为他打理过了。不过面色憔悴,眼眶深陷,身体极瘦,衣服松垮垮的好似挂在身上一般。

昔日鲜衣怒马的富家公子竟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想起福州初见林平之锦衣华服,意气风发,再对比现在,即使令狐冲对林平之痛恨难消,也忍不住在心中感慨。

假若小师妹还在世,看见林平之这副可怜的样子,一定心痛难当。

想到惨死的小师妹,刚刚生出的对林平之的一丝同情也顿时烟消云散。

任盈盈问过杭州堂主和照顾林平之的人,赶过来告诉令狐冲,一进门便看见令狐冲对着林平之呆呆发愣的模样。

恰好此时林平之半梦半醒之间,发出呓语。

“灵珊……灵珊……”

声音中大有悲痛之意。

任盈盈心中一动,难不成冲哥又想起他的小师妹?

令狐冲听见林平之的话,大为惊讶。当年林平之亲手杀死自己的结发之妻,毫无悔意。难道他被囚西湖之下的两年多里,竟然渐渐良心发现,对小师妹生出了愧悔之心,甚至为此自尽?

若是这样,也不枉小师妹临死之前依然对他恋恋不忘,嘱咐自己照顾林平之的情意了。

任盈盈压下心底一丝醋意,上前叫道:“冲哥。”

令狐冲恍然回神。

“我已经问过他们了,林平之从半月前开始绝食,绝食不果,便撞墙。至于缘由却不得而知。被救下来后害怕他再次自尽,所以派人十二个时辰守着,眼下他喝了药,治了十余日,已无大碍。”

令狐冲点头。“辛苦你了,盈盈。”

任盈盈笑道:“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不辛苦。”说罢,觉得这话实在大胆,纵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也忍不住羞涩的低下头。

令狐冲见任盈盈这般小女儿心态,心中一暖。任我行死去,按习俗,任盈盈需守孝三年,所以他俩虽然彼此情投意合,却到现在还没成亲。眼看盈盈孝期将过,他便和盈盈离开梅庄四处游玩,兼且采买大婚所需之物。岂料出去还没几天,为了林平之,他们却要半途折返。说起来,林平之是自己的责任,和盈盈半点关系也无,这一次,他却是对不住盈盈了。难为盈盈半丝怨言也没有。

令狐冲忍不住感慨,能遇见盈盈这般通情达理的好姑娘,真是他的福气。

二人携手出了林平之的房间,刚关上房门,床上闭目昏睡的人竟睁开双眼。

原来,林平之一直在装睡。梦中念叨岳灵珊的名字也是他有意为之。

当日他自尽,昏昏沉沉中魂魄离体,竟然双目复明,四肢俱全。很快有身着黑白二色的鬼差前来拿魂,稀奇的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并不是青面獠牙舌长三尺,反而是两个清俊的少年郎模样。那着白色衣服的白无常拿出一本册子翻了翻,道:“此人阳寿未尽,要驱他魂魄从新入体。”

他听白无常这么说,极为不愿,遂恳求道:“我活着实在无趣,请让我去黄泉,下地狱也好,投胎也罢。就是万万不要让我还阳了。”

白无常道:“生死有命,乞能胡乱篡改。”正要施法,黑无常抢过白无常手中的册子,看了看,惊奇道:“原来你就是那个林平之,原著上没写过你曾经自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