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男生小说女生小说纯爱耽美

基爱-绯色缠绵

  • 现代耽美
  •   
  • 作者:亲亲君君
  •   
  • 日期:2021.06.28
【小说下载尽在 】
《基爱一一绯色缠绵》作者:亲亲君君

【文案】:

这是一个别墅里六个男人之间的缠绵爱情故事。

  莫天问已经霸占了许卓十二年。

  要说许卓这辈子最恨最后悔的是什么事,就是十三岁那年,他碰到了莫天问并且向他求救,那男人强势不要脸地开始禁锢他,直到现在。

  莫天问从来不后悔把许卓带回家,即使他知道许卓心里不甘,甚至是恨他的,但这也阻止不了莫天问每天晚上蹂躏许卓的脚步。

  莫天问早就想好了,人的一辈子有几个十二年?既然遇到了,占有了,那么——他就绝不会放手!

  精彩片段:

  “不画了!”

  “完了?”近似全裸的莫天问以一种极其妖娆魅人的姿势侧身躺着,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自问自己还是有人体模特的自觉性的——他可是一动没动啊。

  许卓放下手里的画笔,揉了揉太阳穴:“画不下去了。”

  莫天问起身,踱步到他身侧,拥着他的肩弯腰:“嗯,挺帅——为什么不继续?还是说,我这个模特的身材你不满意?”

  许卓起身,深吸一口气:“很满意,前提是,这个时候,能让那个东西歇一会儿吗?”

  莫天问随即拥住他的腰身,颔首在他耳畔边轻语:“亲爱的,你那炙热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能没感觉?”

  许卓试图推开他:“对方催得很急,你如果这样,我只能让专业模特来!”

  莫天问的大手已经开始在他身上游走:“在我的地盘,任你肆无忌惮地打量一个男人,你觉得,可能吗?”木则然遇到艾朗的时候,已经二十八岁高龄,在这之前,他固定的男友先后交过五个,暧昧着的,有十几个,一夜欢爱之后消失无踪的有多少个,没数过。

  在同居了N个月之后,木则然突然才发现——他那一颗敏感多情又易碎的玻璃心,再次被现实撞击得粉碎。

  因为,艾朗是直男。

  木则然:“朗,快看!”

  艾朗:“什么?”

  木则然:“野牛!两只!都是公的!他们好恩爱!”

  艾朗面无表情:“果然是畜生!”

  木则然:“呃…”沈竹第一次见莫小河,那厮公然在他的车后座和另外一个男生激烈交缠,吓得他手打滑,脚发软,险些把车开到马路牙子上。车子在一个星级酒店门前停下,他呆呆地看着两个男人相互搀扶着走了进去,后知后觉——靠!车费还没给呢!

  他不知道,那一夜,两个男人早已坦诚相见,蓄势待发地啃咬厮磨了良久,都惊觉——前戏是不是太足了点?

  于是,二十分钟后,莫小河再次坐上了沈竹的出租车,催命似地让他快点开,嘴里骂骂咧咧:“死0号!杀千刀的0号!长成那个样子真是坑爹啊!”

  沈竹差点把刹车踩成油门,不由得从后视镜里多看了莫小河一眼。

  莫小河立即想跳起来:“死男人,没见过男人发情么!”

  沈竹立即移了目光,全神贯注地开车。

  良久,莫小河横躺在车后座的声音软绵绵地传过来:“你对男人有兴趣吗?如果有,倒车,咱俩去开房!”

  从此,沈竹的生活彻底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本书标签:现代 耽美 宠文 总裁 搞笑 爽文

===================================================
第一卷 这也算是同居

☆、金屋藏得什么娇

  莫天问是谁?
  整个海城谁不知道他的大名?无论黑道白道,不管商场政坛,听到他的名字,都得倒吸一口气,肝儿都颤上一颤,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他啊,那可是从血雨腥风里走出来的黑暗之神,是海城的王!他要咳嗽一声,整个海城都要震上一震!
  有人说,莫天问十四岁就一个人挑了一个小帮会。
  有人说,莫天问十七岁就当上了海城所有黑道的头头。
  有人说,莫天问的身份错综复杂,和首都那神秘大院里的首长都有关系。
  有人说,莫天问狠绝无情,杀人不眨眼。
  有人说……
  这些,许卓没刻意去关注过,或者说,莫天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并不在意,在他眼里,曾经,莫天问是他的恩人,现在,莫天问是他的仇人。
  许卓觉得,要这样说,也不贴切,仔细分析,莫天问就是个做生意的人,算是有钱人,还是个会玩金屋藏娇游戏的有钱人。
  而许卓,就是被藏起来的那个娇。
  许卓一直都觉得自己的长相一般,自恋一点,充其量算好看,但绝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那种惊艳。
  他的脾气,他自己也很清楚,内敛,不爱说话,不喜与人接近,总结起来,三个字——不讨喜。
  他的家世,根本不用提,父母早亡,他在孤儿院长大的。
  至于能力,许卓一直在努力,让自己的价值能在这个社会上体现出来,可直到现在,他也没成功。说白了,他就是一个混吃等死无所事事经常发呆偶尔走神的小画家。
  可能画家也称不上,从艺术学院毕业以后,他的画,至今也没被谁承认过。
  最后,他给自己定义——一个会画画的,被金屋藏起来的娇。
  要真说起来,他身上到底有什么优点,他觉得可能只有一处——因为很少在户外活动,他的皮肤很好,吹弹可破,白皙如玉,偶尔运动,会有粉嫩的颜色。
  其实许卓自己不觉得这是优点,他觉得一个男人,肌肤应该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像莫天问那般,肌肉强健,肤色诱人。
  之所以说是优点,因为莫天问喜欢。
  许卓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难道当初莫天问答应帮助自己,就是因为自己的皮肤好?
  看吧,他长相一般,没家世,没能力,没个性,他实在想不出,就他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值得莫天问喜欢的,而且,这一喜欢,就喜欢了十二年。
  有时候,许卓会想,或许,这并不是喜欢,而是一种扭曲了的占有心理。
  莫天问对他,可谓百般呵护,万般宠爱,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许卓不去忤逆他的话的前提下,一旦许卓触了他的逆鳞,他脸上的冷漠与萧杀,能活活地把人逼死!
  许卓和送报纸的聊了两句,第二天,送报纸的就换了一个身材矮胖,五官挤在一起看不出容貌的人,还是个女人,一个年龄至少超过五十岁的女人!
  许卓去山上写生,有个男人过来问时间,问了就走了,没走几步路,被三四个突然冲出来的男人暴打!
  许卓刚毕业的时候回学校收拾东西,碰到一个学长,聊了几句。过了几天他再去学校,意外得知,那学长出国了,去了喀布尔——阿富汗的首都,战火连绵的地方!
  许卓从没多嘴问过什么,或许,潜意识里,他在尽量避免和莫天问有交流,既然是被人包养的,就该有个被包养的样子——要乖。
  从此以后,许卓很乖了。
  他很少出门,基本都是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对着画板能坐一整天,思绪漫无目的地飘荡,发呆,冥想。
  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做才会让莫天问满意,他都这样了,莫天问还会压着他说——别折磨我了,行吗?看你这样,我难受!
  许卓不知道他难受什么,他知道莫天问不喜欢他和其他的男人有接触,那么,他听话,他乖乖地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去,怎么就折磨到他了呢?
  许卓之前一直觉得男人都有征服欲,珠穆朗玛峰上面其实什么都没有,可想爬上去的人多不胜数,就是因了那该死的征服**——许卓知道了以后,就不反抗了,变得很乖,莫天问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莫天问爱他的时候,他也很配合地摆礀势,做这一切,无非想传递给莫天问一个信息——可以放他走了,他已经把他征服了。
  但是没有。
  莫天问依旧对他兴趣满满。
  就这样,十二年。
  如今,许卓二十五岁了。
  现在,许卓都认命了。和莫天问斗,他自认还没那个本事,既然莫天问不放手,他只能乖乖地继续留在这里。
  他试过逃跑,可没超过一夜就被抓回来了,之后,莫天问折磨得他三天不能下床。
  从那以后,他没再逃过。
  不是不想,而是他根本没了那个机会。
  同样的错误,莫天问不会犯第二次。
  许卓只能等,等莫天问对他厌倦,然后,放手。
  十二年的时间,真的不算短。
  人这一辈子,有几个十二年?
  许卓偶尔会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能自由地在天地间畅快呼吸,背着画板,游走在这世界自己喜欢的每一个角落。
  他一直都知道,他想要的东西,无非两个字——自由。
  笼子外面的小鸟永远看不到金丝雀的悲哀,许卓害怕的,是有一天当他终于能飞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翅膀已经退化了。
  所以,在莫天问身边的每一天,他都不让自己绝望,即使不知道莫天问放手的那一天什么时候到来,他也一直在坚持,坚信自己有恢复自由的那一天——而正是这份坚信,这份乐观,丰满着他的羽翼,让他不至于会有飞不起来的一天。